【抗战记忆 怀化往事】抗日烽火中诞生芷江机场——蚂蚁啃骨头数

2019-04-13 00:39

  怀化新闻网讯 从芷江县城驱车至东郊一公里 , 便可看见一块宽阔的空地,这里,便是芷江机场旧址。

  70 多年过去了 , 眼前的空地碎石裸露、荒草及腰 , 彼时的机场老跑道已消失不见 , 原地只留下几个巨型石磙,石磙表面留有当年使用过的斑驳痕迹。

  沧海桑田,时间可以改变地貌,但我们忘不了历史,不能忘记 70 年前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因为,芷江机场是二战时期盟军远东第二大机场,不仅是中国人民 8年抗战胜利的见证地 , 亦是中美空军携手抗日的“功臣” ,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并在中、美的军事史上记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1934 年 , 著名军事家蒋百里在所倡导的御日国防建设中 , 就极力主张“中日战争爆发后,中国空军基地宜设在云南昆明,战时大本营宜设在湘西芷江、洪江一带” 。

  1934 年,蒋介石在围剿中央红军的同时, 于 12 月 1 日电谕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为将来绥靖川湘黔三省边境计” ,因原定在洪江修建的机场受地形限制,不能扩大,改令在芷江修建飞机场。

  1935 年开始组织人员对机场地形、范围进行勘察,由于勘察技术力量薄弱,进展迟缓,曾一度搁置起来。

  1936 年 7 月,日本在占领东北,入侵华北,想要进一步鲸吞中国的野心越来越明显。鉴于此种背景,机场的勘察工作又重新开始。

  7 月上旬,芷江城东校场坪定为修筑芷江机场地址。10 月,机场的兴建方案已定,即以教场坪为基础,扩修成一个 800米见方的飞机场。经一年施工,将原教场坪扩修成一个长 800 米、宽 800 米的停机坪。

  1937 年 7 月 7 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民族危亡迫在眉睫。9 月 21 日,湖南省政府派飞机首次视察芷江机场修建工程。当天下午 3 时,时任中国空军顾问的前美国陆军航空兵退役上尉克莱尔 李 陈纳德下机后,实地视察了芷江机场,了解了机场的修建过程。陈纳德一行在芷江停留不到两小时,乘原机离开,当他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已是一年后。

  当年 12 月,芷江机场开始大规模修建时,芷江的老百姓才线 月份到芷江视察的外国人叫陈纳德,是航委会秘书长、蒋夫人宋美龄从美国请来的空军顾问,正是他建议将芷江飞机坪加宽扩修为大型战略军事机场的。

  1937 年 9 月底,根据陈纳德对芷江机场的考察报告,平特一尾中特!即以中央航空委员会的名义紧急电令湖南省政府, “将芷江机场由现在的 800 米见方扩修为 1200 米见方的大型军用前进机场” 。11 日,机场测量工作全面展开。

  11 月初,湖南省主席何键电令芷江县长赵叔筠即刻征调民工 5000 名扩修芷江机场,由原来 800 米见方扩修为 1200 米见方,限期竣工。

  自 1937 年 11 月 19 日,国民政府由南京迁都重庆后,深感芷江这个“黔楚咽喉、西南门户”对捍卫大西南后方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因此由航委会敦促要求,扩建的时间是 3 个月内完成,新建机场在半年完成。

  由于芷江机场此次扩修面积庞大、地形复杂,加之湘西雨水较多,时间紧迫,决非一县之力可为。

  11 月下旬,湖南省主席何键责令驻黔阳的第四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速从所属的芷江、 麻阳、 晃县、 黔阳 4 县及周边的靖县、会同、辰溪、溆浦、沅陵、凤凰、泸溪县,按壮丁人数各征调 3000-5000 人赶赴芷江抢修机场。

  但国民政府所拨经费不足,各县实行以赈代工,实际参加扩修芷江机场的仅有芷江、麻阳、晃县、黔阳、会同等 6 个县,民工总数 1.9 万余人。

  1938 年 1 月初,各县民工陆续到达。11 日,经六县民工管委会根据县政府会议协商决定,并通知各民工大队,芷江机场工程统一于 1938 年 1 月 12 日全面开工扩修。

  12 日一大早,所有民工携带自备的锄头、簸箕,从四面八方涌入机场,这一带突然热闹起来,在芷江城东郊的山丘上、田垅里正式破土动工。

  在飞虎队纪念馆,记者见到了一张拍摄于 1938 年的照片。照片上的人都保持着一致的动作和姿势,埋头、用力,挖土、运土、滚压等工作,都是靠人力手工完成画面无不令人震撼。

  年近九旬的刘道民,当年曾是空军第九航空总站的报务兵,老家离县城 10 多里地,在县城读小学、中学,都得经过现在芷江机场那一带。

  “当年修建机场几乎完全没有机械,全部依靠人工,所以只好采用人海战术。 ”刘道明说,那时人来人往,有的用锄头的,有的用簸箕,有的推独轮车,特别是推独轮车的特别多,施工现场时人山人海,热火朝天。 “民工在挖山头的同时,还要把剩土运去填塞沟洼,每填高 40 到 50 厘米,就要用锤子夯实一层,最深处需要填三到四米的土层。 ”

  这次扩修任务包括跑道、停机坪、排水道、机窝及隐蔽弹药库等,工程十分浩大。

  根据1938年档案记载 : 按照施工规划,当年度扩修芷江飞机场仅临时费用支出就高达 280159 元,占用良田、道路、村舍面积为 1034.774 亩,开挖搬运土石方777888 立方米,滚压面积 544987 平方米,铺沙石面积为 181662 平方米。

  硝烟远去,拖着石磙、喊着号子的人们早已归土,只留下一堆石磙,现留在了飞虎队纪念馆内,这些石磙就是那些民工们的纪念碑。

  据飞虎队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参加扩修机场的民工劳动强度极大,当时挖土、运土、滚压等繁重劳动,全靠人工挖掘、背负、肩担。三、四十吨重的水泥大石磙,上百人拉着滚压机坪,还从河里捡运鹅卵石,仅垫实跑道就需达 24000 立方米。

  时任中国航空委员会顾问的陈纳德对机场的修建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还同修建机场的民工共同生活了半月之久,对中国民工的吃苦耐劳精神,充满着深深的同情和感佩之情。

  陈纳德在他后来所著的回忆录中写道: “我于 1938 年秋来到芷江时,在这个穷乡僻壤,仅有的外国人,是荷兰和比利时的传教士。我同中国劳工一同住了两个星期,他们为修建机场正在平掉那些小山这些中国人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平山整地。 ”

  很难想象完全凭着人力,一个后来在抗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军用机场,就这样建了起来。

  芷江机场竣工时,正值武汉陷落,中国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芷江的重要战略地位也不断提升。

  1938 年 10 月机场竣工后,配套的单位搬来了,来得最多的当然是空军部队。从 1938 年冬到 1945 年 10 月,先后有前苏联志愿空军中队、中国空军第二大队等空军部队进驻芷江机场。尤其由陈纳德将军从美国招募一批空军预备役军官组建的“飞虎队” ,即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为中国的抗战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1944 年初至 1945 年 8 月,中美空军的大批鲨鱼式、野马式、黑寡妇式战斗机、侦察机、中程 B-25 型轰炸机、大型C-46 式运输机聚集在芷江机场,最多时达 300 至 400 架。

  作为重庆政府的前线机场和中美空军的重要军事基地,驻在芷江机场的空军部队负责夺取制空权、空战歼敌,并担负着对日军粤汉、湘桂等铁路,公路运输线及长江、湘江、洞庭湖等处的水路运输线的轰炸和封锁,切断日军后方补给,阻滞其南下西进行动和支援中国陆军地面部队作战任务。

  “可以说这个机场是从 1938 年到 1940年是一个阶段,1940 年到 1942 年是一个阶段。这个空军基地的当时中方的代码叫红岩机场 、 湘西某机场 。日本的军方代码叫“万人之王” ,这个机场就成了当年盟军在中国的第二大机场。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告诉记者。

  自从有了芷江机场,昔日不可一世的日机再不敢张狂。在人们的心目中,凡在芷江机场起飞的飞机都属“飞虎队” 。

  随着抗日硝烟的散去,芷江机场这座抗战英雄机场也退役了,并整整沉睡了 60年。直到 2005 年 12 月 19 日,芷江机场正式复航,圆了怀化乃至湘西地区人民多年的夙愿。

  许达哲在怀化调研时强调 下大力气推动高质量发展 以扫黑除恶实效为改革发展保驾护航

  彭国甫: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再动员再推进再深入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向基层延伸

  扫黑除恶进行时|怀化市多举措推进扫黑除恶宣传 已有39名涉黑涉恶违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户帮户亲帮亲 互助脱贫奔小康|怀化市多部门联动确保“户帮户亲帮亲互助脱贫奔小康”活动取得实效

  守护好一江碧水|GPS定位巡河 “天眼”全景监控 怀化护河新兵助力河长制落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