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体称广州可能重新开放赛马博彩(图)

2019-03-13 17:02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中国体彩中心主任王卫东日前率高层代表团到香港考察赛马事宜,此行据说是为中国大陆两年后开放赛马博彩而向“取经”。

  像香港一样,广州也有过“舞照跳,马照跑”的日子。在广州生活超过八九年的人兴许都记得,位于黄埔大道西668号的广州赛马场,在上世纪90年代的风光无限:广州赛马场当时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博彩性有奖赛马场,每周开场三次,拥有上千匹竞赛马匹,经营长达7年,最火爆的时候,一场投注额可高达上千万元……

  国家会否开禁赛马?广州赛马场会否重现昔日风光?本报记者昨日专访了广州赛马会负责人林先生。林先生充满期盼地说:“广州重开赛马轻车熟路,只要国家开禁,8个月时间就可以全面恢复。”

  赛马博彩在大陆至今尚未开禁,马彩开禁也一直是敏感的线月,国务院参事刘志仁首次“放气球”,称竞猜型马彩已确定拟于2008年前实行试点,引发社会热烈回应。

  “你们今天来采访之前,我就跟国务院参事刘志仁打过电话,问他现在开禁的进展。”广州赛马会负责人林先生一见记者就说,他与刘志仁交谈得知,赛马开禁还处于论证的过程,意见没有上交中央高层,体育总局也还未形成统一的意见,下面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了解,还没有大的进展。林先生说:“国家体彩中心高官去香港考察并不等于马上就要搞,赛马牵涉到非常复杂的东西,赛马投入很大,不像开卖一种新彩票那么简单。”

  林先生认为,现在国内不少地方在抢建赛马场,其实有不少是一些老板在圈地,以建赛马场拉动当地经济的旗号,取得当地政府的支持,如果到时搞不成赛马,就顺理成章地搞别的项目了。

  林先生认为:大部分国人对赛马比较生疏,有的人认为赛马等于赌博,这是不对的观念;而在普通百姓眼中,赛马赚大钱,马会是赚钱的大庄家,这也不对。这些认识上的误区,使国内赛马始终搞不起来。在香港,赛马80%的投注额返还给马迷,17%给政府税收,只有2%-3%是马会的运作经费,包括马匹、人员、设备、场地维护等,马会最大的贡献在于给政府提供了巨额的税收,因此,并不是马会赚了大钱,赛马不能等同于赌博。而且,中国只要办几个赛马场,就可以带动西部的养马畜牧业,不仅能向国内赛马场提供优良马匹,还可向香港、东南亚提供良马。

  谈到广州赛马场1999年黯然停赛,林先生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赛马没有合法化,当时赛马一直被与赌博画等号,争议较大,虽然当时广州赛马是被默许,但国家没有赋予正式的合法性;其次,当时管理失败也是重要原因,严格有效管理的缺失,造成一边赛马一边亏损,“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债务仍有12亿多元。”

  林先生说,广州人对赛马充满感情,以前广州赛马场从1993年到1999年底,赛了7年,共赛马757场,在全国影响巨大,“广州赛马会已停赛了8年,为何没有撤销呢?我们在等候时机到来,希望赛马开禁。如果国家开禁,广州最有资格搞试点,因为广州靠近港澳,赛马文化比较成熟。

  他认为,如果国家开禁,应该充分考虑广州,不在广州搞试点,是不明智的,也不一定会成功。

  如果广州重新赛马,还会在珠江新城赛马场举行吗?林先生表示,现在的赛马场已转成汽车城、康体中心和餐饮商圈,如果重新开赛,是否拿回场地在原址赛马,要看将来开放的程度,“不过,现在赛马场周边建筑很密集,面积也不够大,如果重开赛马,肯定是万人空巷的场面,不仅是广州观众,珠三角马迷都会涌过来,对珠江新城的交通构成极大压力,而且,赛马场设计只能容纳几万人,将来会有至少十几万人观看,而停车位也需要3万-5万个,届时市政府肯定会慎重考虑这个问题,我认为应该重新规划选址,在地铁、轻轨、高速公路交汇点重新选址。”

  广州如果恢复赛马,市民能接受吗?记者昨日采访了20位市民,支持与反对的大致各占一半,不过,市民最关注的是,如果真的推行博彩性赛马,政府应加强正面引导,增强娱乐性,弱化其博彩性。

  不少受访市民表示,马彩开禁可以接受。某媒体从业人员任先生坚决支持赛马,他认为,赛马博彩和足球彩票差不多,可以接受足球彩票的话,就应该也可以接受博彩性赛马,如果政府控制得当的话,赛马会抽取一定比例的资金用于公益事业,对社会也有益,那是一件好事。

  在广告公司任职的李小姐表示,赛马的观赏性比较强,平常在香港电视里看到赛马,觉得挺精彩的,“堵不如疏,对于好赌人群而言,就是没有马彩,那些人照样会买地下六合彩,所以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不过,她建议,如果赛马,政府应出台相应措施,限制未成年人参与,尽量增加博彩性赛马的娱乐性,弱化其赌博性。

  广州的程先生以前曾受聘于广州赛马会,负责打单,接受马迷投注,对于可能恢复赛马,他表示不支持。据他介绍,他以前接受马会的专门培训,成为打单员,约30%的彩迷是买10元到几十元,大部分的人要投注好几百元至上千元,也曾有多个熟客在他那里一期买上万元,输了不少钱,“如果按照以前那样,就是一个赌博游戏,很多人输了很多钱,我觉得恢复的话不太好。”

  白领郑小姐也持反对态度,“广州距离香港那么近,为什么还要专门开一个赛马场地呢?而且现在各种彩票已经够多了,感觉赛马就是纯赌博的玩意儿。”

  记者昨日来到赛马场,只见赛马场商圈内人潮如织。只有一块以前用于显示马匹跑位、名次成绩的巨大电子牌,仍依稀能显现这里曾经有过赛马盛况。上世纪末的赛马,除了留给市民特别的记忆,也给赛马场留下了高达十多亿元的巨债。

  据悉,广州赛马场成立于1993年1月8日,是在广州市政府领导下的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公益性体育娱乐组织,也是内地第一家具博彩性的有奖赛马场。广州赛马场每周开场三次,每周二、周四及周日举行,分日赛和夜赛。

  赛马场占地33公顷,可同时容纳4万人。赛马场的电脑售票网络由3000多台电脑售票终端构成,为观众提供快捷准确的售票服务。1995年和1997年,还先后开通了电话购票系统和卫星转播系统,市民在场外和家中都可直接观看到赛事进程。赛马场当年风光无比,广州赛马娱乐总公司有职工3000人,骑师40人,操马员400多人,有喂马、钉蹄、驯马、马医等多种分工;竞赛马匹有1000多匹,纯血马都是从澳大利亚空运过来的,一匹马身价高达十几万元,一个出赛日就要出动100多匹马。1994年是赛马最火爆的时候,一场投注额可高达1000多万元。

  据广州赛马场负责人介绍,1999年12月12日,赛马场还跑了一场马,但12月14日就停赛了。停业后数年,赛马场一直在困境中求生,靠出租外围地皮维持生计。目前,赛马场商圈进驻了100多家商企,形成了餐饮业、康体娱乐业、汽车城三大经营板块,但由于赛马场停业时已负债累累,因此现在仍有12亿多元的债务。